揭秘:一代名妓鱼玄机的“第一次”究竟给了谁?


鱼玄机 (844?——868?),晚唐 女诗人 。初名鱼幼薇,字惠兰(或作蕙兰),长安(今西安)人。原系妓身,曾与著名诗人 温庭筠 交好。咸通初年(860)嫁于李亿为妾,被弃。咸通七年(866)进咸宜观出家,改名鱼玄机。后因打死婢女绿翘,为京兆尹温璋判杀。其生平不见正史。其诗作见于《全唐诗》,现存有50首之多。

网络配图

温庭筠(约812~866), 唐朝 诗人。本名岐,字飞卿,河东太原人,唐初宰相温彦博后裔。善长诗词文赋,“花间派”鼻祖。与诗人 李商隐 齐名,时人美言称之为“温李”。

鱼玄机出生于晚唐京城长安的一个贫困家庭,家长自认无力扶养,而将其送给他人。家长认为她是属于多余的一口人,故隐称为姓“鱼”。后来辗转传送,竟然把她送入了妓院中。

不知老天是有意捉弄,或者补偿之意,不仅给了鱼玄机娇美艳丽的姿容,也赋予了她卓越的才华。鱼玄机凭着天赋的聪颖资质,加上兴趣于诗书,使得她的品格因而自视高洁,也渐渐让她养成了一种侍才傲物的耿介个性。

鱼玄机以一首《卖残牡丹》,便道尽了自己的心境。诗曰:临风兴叹落花频,芳意潜消又一春;应为价高人不问,却缘香甚蝶难亲。红英只称生宫里,翠叶那堪染露尘?及至移根上林苑,王孙方恨灵无因。

只恨鱼玄机生长在那样一个女性丝毫不受重视的时代。在讲究门阀、阶级的社会里,就算她是飞出雉鸡窝中的 凤雏 ,也不能得到可以跟她才貌相符配的待遇。再怎么才貌双全,令人激赏,她在众过客的眼中,也只是歌妓院里的艺妓而已。

鱼玄机甚至把这种不满表现在她的作品中,诗曰:云峰满目放春情,历历银钩指下生;自恨罗衣掩诗句,举头空羡榜中名。

网络配图

当鱼玄机及笄之年,便在鸨母的催促、安排下初帜艳名,正式入籍为妓。而慕名而来的文人雅士们,美其名曰是爱其才,但骨子里其实只是贪恋她的美色;说的是要以文会友的冠冕堂皇话,而最终的目的也只不过盼望能一亲芳泽。

个性坚强的鱼玄机,心知身处于妓院当中,便注定要接受男人玩弄的事实,这是逃避不了的命运。于是,鱼玄机暗自立下一个规矩,除非来客的才学让她满意,才肯跟他共效鸳鸯、同赴巫山,允他成为 入幕之宾 、红帐之侣;否则,就算他财大势众,她也抵死不从。

当时名盛一时的风流诗人温庭筠,便是在众士绅名流中首获鱼玄机青睐发春、恭献女贞、得到其珍贵的“第一夜”之人。

温庭筠曾多次欲举进士而不第,故自怨自艾,废弃终身,藉着放纵在灯迷酒醉的生活中麻木自己。因此,温庭筠传世的诗词,多为隐寓内心不满的情绪,与为绮罗脂粉的词句居多,在《 唐诗三百首 》中的《利州南渡》与《 苏武 庙》中便可略见其端倪。

温庭筠的初访,让喜爱文词的鱼玄机简直如获至宝。因为他的诗名远播,人品清高,尤其是 眉清目秀 、温文儒雅的容貌举止,更让她芳心自许。特别是温庭筠那种怀才不遇、愤世嫉俗的心情,亦让鱼玄机因同病相怜而转生情愫,自愿以身相许。

网络配图

慕名而来的温庭筠,在跟鱼玄机促膝欢聚、谈文论诗后,不禁对她的容貌有惊艳之感,对她的文才更是 赞不绝口 。尤其是鱼玄机主动提出,愿意让他留宿同眠、把自己珍贵的“初夜”奉献给他时,更使他 受宠若惊 、欣喜万状。

就寝之前,鱼玄机亲自铺床垫被,有如新嫁侍夫。临末了,她只是羞红娇颜、声若蚊蝇,说道:“奴家初侍郎君,望温郎疼惜……”语至最后,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了;便慌忙和衣躜入被窝,一颗心早已鹿撞不止,只敢面墙而卧,羞见情郎。

温庭筠似乎比鱼玄机还紧张、兴奋。他一面解衣,内心直道:“三生有幸!三生有幸!”爬上了床,钻进锦衾,伸出激颤的手,轻抚着对方香肩,凑近呼着浓浊气息的热唇,亲吻着她的后颈、耳根,吸取着来自少女的脂味体香。

 

转载请注明:《揭秘:一代名妓鱼玄机的“第一次”究竟给了谁?